龙泽焱望着自己的手出神,刚刚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撞邪了?为什么自己会主动伸手去碰她呢?</P>

    </P>

    “主子?”瑞丰见龙泽焱一直望着手,“您没事吧?”</P>

    </P>

    “瑾侍妾身上真的没下迷魂药之类的?”龙泽焱还是觉得难以置信,再三的跟瑞丰确认道。</P>

    </P>

    “没有,袁绍刚刚不是给主子把脉,确定瑾侍妾没有给您用药吗?”瑞丰有些茫然,自己可是汇报到王妃娘娘安插眼线的事情上了,怎么王爷还在纠结瑾侍妾的事?</P>

    </P>

    “那她的身上呢?”龙泽焱有些不死心,自己主动去触碰女人这种事,是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再也没发生过的事。</P>

    </P>

    “袁绍也查了,确定没有携带任何可疑的东西。”主子要问,瑞丰只好把之前汇报的事复述一遍。瑞丰不解主子为何会怀疑瑾侍妾对他用药,毕竟她进四王府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将她的行李给翻了个遍。而且她从进府之后就一直活在自己的监视之下,根本没有可能接触到毒药。</P>

    </P>

    “是吗?那还真是奇了怪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龙泽焱紧了紧手,最后只能将困惑埋于心中,“她可受伤了?”</P>

    </P>

    “咦?瑾侍妾吗?”瑞丰瞪大双眼,主子竟然关心贤妃娘娘和王妃娘娘以外的女人!“她身上破了几道皮,脚似乎也崴着了,不过并不要紧,休息几日便好了。”</P>

    </P>

    “派个府医去帮她…不,算了,”龙泽焱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让府医给苏念瑾看伤势的想法,他不想在那个让自己反常的女人身上费心思。</P>

    </P>

    龙泽焱抬起眼,眼眸逐渐清明起来,“王妃安在本王身边的探子查出来了吗?”</P>

    </P>

    “查出来了,一个是在书房门口传话的三儿以及清和院杂洒小厮小段子。”瑞丰算是看出来了,王爷想瑾侍妾的事想到走神了,刚才自己汇报的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瑾侍妾离开书房的时候,三儿就给芙蓉院递去了话。”</P>

    </P>

    “没想到王妃这么“关心”本王!”龙泽焱沉着脸,这几日,他倒是发现了傅菁越来越多自己所不知的一面。</P>

    </P>

    “是属下的失职!”瑞丰察觉到龙泽焱的不悦,“属下这就去处理了他们。”</P>

    </P>

    “且慢!”龙泽焱沉下眼,“既然王妃都能在本王的书房和清和院安插眼线,保不齐还有其他的有心之人也安插了人,你先不要打草惊蛇,趁这个机会,将他们全部给找出来。”</P>

    </P>

    “是,主子。”瑞丰虽然应下了,可是内心却觉得此事十分棘手,王爷跟前伺候的人都是精心挑选,经过考验的人,近几年几乎都没什么变动,可以说是伺候王爷的老人了。要在其中找出背叛者,恐怕一时半会儿找不出来。</P>

    </P>

    “还有五日就是父皇的寿辰了,”龙泽焱自然也知道瑞丰要找出叛徒的难处,“太子没能团结兄弟姐妹共同给父皇准备寿礼,所以今年父皇寿辰,给父皇备的生辰礼又成了大家相互竞争的大事。你放出风去,说本王给父皇准备了一件特别的贺礼,藏在京郊的碧泉山庄,本王倒是想知道,还有谁对本王这么感兴趣!”</P>

    </P>

    龙泽焱这招效果很不错,因为碧泉山庄是他养病的清静之所,再加上皇上有禁令,不让人无故登门去打扰他清养身子,所以大家都找不到理由去碧泉山庄一探贺礼的究竟。</P>

    </P>

    可是四王爷的兄弟们又十分好奇他到底准备了什么稀奇的礼物,便纷纷启用了安插在龙泽焱身边的暗桩。</P>

    </P>

    “主子,又查到一个跟二王府联系的人。现在该如何处置?”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看着主子身边这些朝夕相处的同伴竟然有一半的人都是别家府上的探子,他陷入了自我怀疑——这世上还有可相信的人吗?</P>

    </P>

    “知道了。”龙泽焱闭上眼,即便自己只有半条命,都无法过上安宁的日子吗?</P>

    </P>

    “主子,不好了,三王爷的暗桩毁了您为皇上准备的五彩寿石!”还没等龙泽焱想好怎么处理自己身边的叛徒,白卓就有些慌乱的赶了过来。</P>

    </P>

    “五彩寿石被毁了?”瑞丰震惊的望着白卓,“这下怎么办?明日就要将为皇上准备的贺礼上报内务府登记造册了!”</P>

    </P>

    龙泽焱讥笑着,“还真是三皇兄的作风,日子马上到了,就算本王重新为父皇准备贺礼,时间上也来不及了!”</P>

    </P>

    “属下该死!”瑞丰跪下,“是属下护卫不当,恳请主子责罚!”</P>

    </P>

    “起身吧,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你!”龙泽焱把放寿礼的消息放出去的时候就想过可能会出现这种局面,所以他并没有多大的震惊。“父皇的贺礼,再准备一份便是。只要用心了,本王相信父皇不会动怒的。”</P>

    </P>

    “主子,明日内务府过来登记的时候该怎么应对?现在主子为皇上准备了特别的生辰礼已经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听闻皇上还特别期待…”现在已经不单是准备有心的礼物了,白卓担心主子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准备出符合皇上期待的贺礼…</P>

    </P>

    “既然特别,那就不能提前透露。”龙泽焱似乎已有了应对之策,“明日就告诉内务府的人,说父皇的贺礼本王会在父皇的寿辰上亲手献给父皇…”</P>

    </P>

    六月二十四日,是皇上的寿辰。龙泽焱一大早就从碧泉山庄出发,中途回府接上四王妃便直接进宫给皇上贺寿去了。</P>

    </P>

    落秋院里静悄悄的,虽然这几日苏念瑾都在养伤,可到底是没有大夫看,苏念瑾脚上的淤肿一直没消。</P>

    </P>

    “主子,要不还是请府医来看看您的脚吧!奴婢瞧着您的脚踝越肿越大了!”晚香一脸担忧。幸好苏念瑾手上脚上的皮外伤都好完了,也没有落下疤,不然晚香早就疯了。</P>

    </P>

    “王爷和王妃现在都不在府上,等他们回来,咱们去请示了再说吧!”苏念瑾看着肿成一个球的脚踝,心里很落寞。她不相信王爷和王妃不知道自己的伤势,可他们都选择性的装聋作哑,不知道是不想让我的脚好还是我的脚好不好得了都与他们无关呢?</P>

    </P>

章节目录

盛世荣宠之商女为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八养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八养鱼并收藏盛世荣宠之商女为后最新章节